过气老黄桑

封面来自@有鹤栖

看得到我吗

老福特又怎么了……点不开消息……

【喻黄】偷心贼的胜利(上)

@终鱼🐧🍃 点的娱乐圈pa
*音乐人喻×导演黄 (有一点点魏方请注意避雷
*ooc预警!另,因为我没有接触过这一题材,如果有错误的地方请见谅

喻文州有点焦躁,或许是因为今天过于炎热的气温,或许是因为他心底莫名的不安。

他把吉他放在身旁,坐在公司的长沙发上,脑袋里回想着最近有关自己的头条新闻们。

“震惊!某喻姓音乐人一夜爆红为哪般?网友直呼:实力与颜值并存!”
“娱乐圈最帅音乐人!走红只因它?”
“速看!某喻姓音乐人走红背后的秘密……”
……

好吧,他根本就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红的一天, 不过红了他也不大在意,只是公司突然把他叫过来让他有些疑惑。

如果只是因为突然走红想要给他接几个代言或者广告什么的,他倒没什么所谓——但是,他不想踏入演艺圈半步,没有为什么。

像是验证他的猜想似的,五分钟后喻文州被他老板的秘书请进了办公室,没等他坐稳,对面男子的一句话让他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文州,最近有部电视剧找不到男二号的演员,我把你的照片发给了导演,他很满意,明天你就去试试吧。”

—————————————————————————

纵使喻文州心里有十万个不情愿,可他还是站在了面试的舞台上。

他看过不少歌剧,自己也在家偷偷练过台词,所以,对于这次面试,他还是有点信心的。

可正当他入戏最深的时候,被一阵纸类敲击桌面的声音打断了。

“表情不够到位。” 台下戴着黑色鸭舌帽的人说。

喻文州在来之前做足了功课, 所以他知道,该剧的导演虽然年轻,但是在圈内的评价极高,并且师出几年前因作品《街角》红极一时的大导演魏琛——尽管他老人家现在已经销声匿迹了,据知情人说是跟男友方世镜隐居深林去了。

顺带一提,方世镜是当年与《街角》 同时红起来的一位歌手,并为它创作并演唱了同名主题曲,后来被狗仔拍到跟魏琛一起回家。最后两人因为被媒体打扰得忍无可忍,出柜后便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里。

巧的是,方世镜是喻文州的伯乐,如果不是他在喻文州抱着吉他在街上唱歌的时候发现了他并把他推荐给现在的公司,他也没有今天。

喻文州叹了口气,刚准备回公司跟老板说自己不适合演戏还是做音乐比较好,却被黄少天——也就是该剧的导演叫住了。

“你刚刚演得其实还不错,考虑一下另一个角色?刚好也是个音乐人,我觉得很适合你。” 黄少天说着,将手里的剧本递给了他。

第二天, 喻文州刚打开手机就被铺天盖地的新消息花了眼睛,洗了好几把脸后打开微博,热搜第一居然是“喻文州 偷心贼”。

喻文州先是愣了几秒,后来才想起来自己昨天接的那部电视剧的名字就叫“偷心贼”,好奇地点开了那条热搜看了看,评论褒贬不一,他倒也不甚在意。

他边吃早餐边翻开了昨天黄少天递给他的那份剧本,这个角色勉强算是个男四号,是男三号的死党。

这两个角色都没有在主线剧情里起到什么特别大的作用,但是在从第八集到第二十集里穿插出现的支线剧情里是主角,所以也是比较重要的角色,而且正式杀青是在大结局。

而且,有小道消息称导演会自己出演男三号,后来被证实了是真的。

他前天做功课时就看见过“其实黄导长得很帅不做演员可惜了” 之类的评价,昨天见了一面,黄少天确实长得很好看。

所以喻文州还挺期待自己与黄少天同台的。

—————————————————————————

黄少天翻开了自己的剧本。

今天下午,《偷心贼》就要开机了,这不是他第一次导戏,但是他第一次演戏,心里紧张的同时还有点兴奋。

其实他一直都对演戏很有兴趣,但又喜欢看别人演戏,于是考了导演系,结果他的成绩好得出乎他意料。

后来他读了博,导师——也就是魏琛,对他说其实你去拍戏也会是个好苗子。

他一直没有实践过,所以他也会抓住这个自己给自己的机会。

好歹让魏老大知道他没有看错人吧。黄少天想。

黄少天的角色是个酒吧老板,跟音乐人男四号是好基友,结局音乐人奔天涯寻找梦想去了,他则是依旧守着自己的一隅天地。

但他昨天忘了告诉喻文州,酒吧老板对音乐人有点小感情,简单来说就是酒吧老板爱上了自己的好基友,但是在设定里,那个音乐人直到浪迹天涯回来都只是对这件事略知一二,甚至还不确定。

可当他发现自己对酒吧老板抱着同样的感情时,酒吧老板已经离开了那座城市,从此杳无音讯。

于是他翻开通讯录,打了个电话给喻文州。

此时的喻文州刚好熟悉了一遍大致剧情,接起电话,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是黄少天。

“喻文州?” 对方问。

“嗯,是我。”他答道。

“不好意思啊,昨天忘了跟你说,我的角色……就是那个酒吧老板,你角色的死党,其实暗恋你。”

其实黄少天有点担心喻文州无法接受同性恋,更担心他万一哪天知道了自己也是会怎么想。

“哦,我知道了。”

然而喻文州本人是一位同性恋支持者,毕竟自己的伯乐就是,他自己也是。

“黄导,我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我本人也是同性恋。” 于是他说。

黄少天不知道他告诉喻文州自己是同性恋的时候会来的这么快,但他这会倒觉得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我不介意,但我希望你不介意我也是。”

tbc.

【喻黄】晴空万里(3)

*晴空万里(2)
*ooc预警
*我错了……一开始没说清楚这是老喻单箭头天天,但是相信我这是篇甜文!
*没赶上七夕和天天生日,我有罪otz

3

黄少天如约准时到了火锅店,刚进门就看见了坐在电视机前卡座上的张佳乐——和他的男朋友孙哲平。

“张佳乐你故意的吧,嘴上说着安慰我结果是让我来当电灯泡?” 黄少天开了个小玩笑,张佳乐松了口气,他看起来不算难过,大概是自己把那些情绪给消化掉了。

当然,他更希望黄少天可以朝他倾诉而不是自己憋着难受。

“别介呀,大孙是过来买单的。” 张佳乐给他倒上酸梅汤,顺势递上了点菜用的平板。“你点菜。”

“哎,孙大老板请客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黄少天笑嘻嘻的。

孙哲平闻言也只是笑了笑,手肘碰了碰张佳乐的,示意他手机来了新信息。

哟,喻文州。张佳乐趁黄少天不注意,飞快地给喻文州回了桌号和具体位置。

不一会儿,张佳乐就看见了喻文州的身影,后者非常识趣地坐在了黄少天视野内最远的地方。

“黄少天一抬头就看得见你,我赌一碟白斩鸡他会把你叫过来。” 张佳乐在信息里说到。

“哎我看这牛肚可以多来点……哎?” 黄少天眼尖,抬头就发现了自己同事,愣了愣。“介意我把我坐在不远处的朋友叫过来一起坐吗?”

“当然不介意。” 张佳乐脸上还是平时那样,心里是计划成功的嘚瑟。

只见黄少天站起身,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喻文州在这时就知道黄少天发现自己了,装作无意看见了来人,仰头就是一个与平时无异的微笑。

“喻老师?怎么这么巧啊,居然会在这遇到你……凑一桌呗,我刚好跟我朋友聚餐呢。”黄少天左手撑在桌上,右手指了指斜后方的张佳乐和孙哲平,俩人一起向喻文州挥手,其中他的故友朝着他眨了眨眼睛。

“不了吧。” 喻文州礼貌性地回绝了他,其实心里正相反。

“没事啊,我那俩朋友还挺好相处的。” 而且他俩一对儿的我不想做电灯泡。这后一句他自然是没说出口,他不想知道如果喻文州知道那俩人是情侣会怎么想,更不想知道如果喻文州知道了他也是同性恋会怎么想。

当然,他不知道喻文州全都知道。并且对于后者,喻文州不仅不会厌恶,甚至会感到欣喜。

于是喻文州跟着黄少天走了,坐下后跟对面两人打招呼时,他笑着看着张佳乐,说:“好久不见。”

张佳乐也早料到他会来这么出,便也笑了笑说:“好久不见。”

黄少天感到意外倒也是在两人的意料之中。

“你俩是同学?” 他猜测道。

“嗯,大学同学。”张佳乐说着,“哎这菜都上齐了,快丢下去涮吧!”

一帮人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吃火锅的,一时气氛自然了不少。

黄少天吃撑了才再抬起头,他有些意外为什么这俩老同学吃了半天都不怎么说话。他又想了想,可能是不熟吧。

这时孙哲平扭头接了个电话,哎呀了一声,对着对面俩人说:“不好意思啊,我这突然有点事,得跟乐乐先走了。”

他转手叫来服务员买好了单,然后搂着张佳乐跟喻黄两人道别。

出了火锅店张佳乐给孙哲平比了个耶,然后俩人击了掌。

刚刚的电话是张佳乐打的,音量调了最低,孙哲平配合着说了几句。

“我帮了你朋友大忙,有没有什么奖励?” 孙哲平把脸凑到张佳乐边上。“有,回去你就知道了。”张佳乐捏了捏他凑过来的脸。

镜头转回火锅店,黄少天察觉到空气中不止有一丝尴尬,  回头见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于是提议道:“不如我们去外面逛逛?”

“嗯。”喻文州边答应着边站起身。“听说楼下开了个网红奶茶店,你有兴趣吗?”

黄少天一听奶茶眼睛都亮了,可刚站起身就感觉到了胃部的沉重。“我们先逛会再去吧,毕竟刚吃完火锅。”

“好。” 喻文州递给他一颗薄荷糖,黄少天道了谢,跟他一前一后地出了门。

全世界除了黄少天自己以外只有张佳乐和他的前男友知道他喜欢毛绒玩具,尤其是那种毛茸茸的兔子,他觉得很可爱。

所以在他经过精品店的时候,盯了橱窗里的兔子足足三秒钟。

喻文州也没有放过这三秒钟,记住了这只兔子的模样,决定在黄少天生日的时候送给他。

说起来,黄少天生日也快到了。喻文州想,要是真的能跟黄少天在一起的话得好好感谢一下张佳乐;万一不能,他希望黄少天能快乐地生活。

毕竟他是第一个想跟他做朋友的人。

tbc.

————————————————————
下一章大概是回忆杀23333

【现欧】梦里梦外

*一小时激情短小甜饼(可能不是很甜)
*男寝毕业背景,如果有错误请指出
* BGM: Crush - Cigarette After Sex
*ooc预警!

今天是七夕。

高述看了眼手机日历, 心道这日子跟自己也没多大关系吧,无奈地勾了勾嘴角,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那欧阳呢?欧阳会像他一样不把这天当回事还是……

他不敢再想下去, 却又被涨潮般涌上来的回忆打断,他想起了那片星空,又想起了他跟欧阳以往的点点滴滴。

一切都恍如昨日,却又再难如昨。

他叹了口气, 在纽约的日子还挺好的,除了身边少了欧阳……

他又想到了欧阳。

高述不置可否地叹了口气, 他最近跟欧阳联系不多,倒是一直关注着欧阳的各个交友软件动态。

比如欧阳前天去吃了拉面,昨天看了部老电影,今天熬夜敲代码之类的。

明明都是些欧阳生活中琐碎平常的小事,可他觉得很有意思。

比如欧阳前天吃的拉面,他以前去日本的时候也吃过, 很好吃。

比如欧阳昨天看的电影是他大学时最喜欢的。

比如欧阳敲的代码……他一个小时前敲着完全不一样的。

欧阳现在生活中的一切好像都跟他没什么关系,又好像息息相关,他倒也没像日漫中恋爱们的少女们一样,想着“欧阳看的电影是我喜欢的他是不是喜欢我”之类的东西,他一直没这么想过。

因为他觉得欧阳不可能喜欢他。

说到底就算现在欧阳对他的心意有那么点了解了,可欧阳喜欢上他的几率有多少?

是不是比他自己抽到SSR的几率要更小些?

高述摇了摇头。他拿起一旁的纸巾抹掉额头上的汗,感受到身上汗液与衣服贴在一起的黏腻后抽了抽嘴角,今天的空调好像不太给力。

他条件反射地站起身,走向浴室前不忘把空调调低了些——是欧阳最喜欢的温度,然后在浴缸里待了半个小时。

也许是浴缸里水的温度过于舒适,也许是他最近工作太过卖力,在高述待在浴缸里的第三十一分钟时,他感受到困意的袭来。

在他困得眼皮打架的时候, 他听到了一句轻的像是呼吸声却又掷地有声的,从太平洋对岸传来又像是在他耳边低语的:

“老高,七夕快乐。”
“我爱你。”

高述猛地睁开眼睛,他看见他朝思暮想的人此时此刻就这么站在他面前,脸上挂着和大学时一模一样的笑容。

"Surprise!" 欧阳手上拿着一张印着星空的明信片,高述认出来那是他去年掐好日期寄过去给欧阳的生日礼物——当时还“顺便”寄过去了一份新垣结衣的写真集。

“欧阳……?” 高述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像是验证他的猜想似的,他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只看见一片黑暗,而他正躺在卧室里的床上。

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他怀里的人心灵感应般地动了动,随后自顾自地说起了梦话:

“老高……七夕快乐。”
“我爱你。”

与他梦境中的那个声音无缝重合。

FIN.
祝大家七夕快乐!
为了防止大家会看不懂解释一下……从一开始高老师就是在做梦,但是后面欧阳确实是已经在高老师怀里啦嘻嘻嘻嘻嘻。

【喻黄】晴空万里(2)

*[晴空万里(1)]
*ooc预警
*本章过渡,一点点双花不打tag啦

2

黄少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在床上的。

他一直觉得,真正坚强的人,是那种就算天塌下来了还能收拾好自己,努力生活的人。

他觉得自己没多坚强,他外公走的时候他在灵堂里跪着哭了很久,久到他自己也不知道有多久。他母亲劝过,他不听。

最后他被他表哥扶起来,晕乎乎地倒在了地上。

他醒来眼前是一片白,膝盖和脑袋的痛感慢慢袭来,他只好逼自己再睡一觉。

人死不能复生。黄少天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仔细地想了想,根本没什么好伤心的,世界上除了与至亲之人的生离死别以外,其他的事情对他来说都是小事。

再说了,那个人根本不值得他掉一滴眼泪。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 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不紧不慢地去厨房煮了面,慢条斯理地吃完之后又瘫在了沙发上。

最后,他想着反正明天是周末,干脆也不动了,在沙发上将就了一宿。

他这一宿睡的并不安稳。

他好像被丢在了沙滩上,随着浪花来到海中,看得见灯塔,却找不到回去的方向。他觉得,那属于他的一隅不应该在那,但也不在其他地方,也许这片海就是他的归宿。

他看见悬在天上的月亮,它的周围有群星环绕;他听见岸上传来人们的嬉笑声和他们燃起篝火的声音,可这些喧闹的事物终究不属于他;他感觉自己像是在飞行,又像在奔跑,最后他确定自己是漂浮在海上,因为他背后是深不见底的海洋。

直到天边渐渐翻出鱼肚白,他睁开眼睛,身上全是冷汗。

那个梦无比得真实,像是有一双大手把他死死地压在海中,他根本无法逃离。

还好他也没在梦中多反抗,因为越是挣扎,那只手就越是重,他也随着那只手越沉越深,最后只剩下一张脸浮在海面上,堪堪维持并不通畅的呼吸。

那简直不像是海,而是流沙。黄少天在心里吐槽道。

他揉了揉本来就有些乱了的头发,脖子有点僵硬,大腿是彻底麻了,缓了半天才从沙发上起来,去洗手间洗漱。

他的手机不仅争气地撑到了现在,而且剩的电量还挺多。

微信遭到了张佳乐的狂轰滥炸,全都是叫他打游戏的。他回了句“不好意思昨晚睡得早”,确实是道歉,但张佳乐能感受到那层隔着屏幕而来的敷衍,而且看得出来有那么一点混杂在其中的疲劳。

黄少天这人在别人面前都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有时候在他面前也是那样,好像他就不会伤心似的。

可张佳乐是明白的,黄少天这人就是喜欢把所有事情都憋在心里,好像憋着就能把它们不留痕迹地解决似的,结果是自己心里堵。

张佳乐又换上了他和喻文州的聊天界面,告诉了喻文州他今晚约黄少天吃火锅的事情,并给他出谋划策,让他假装偶遇。

张佳乐也没搞懂,自己怎么抢了月老的活,大概是在自己几乎同时知道黄少天的前男友是个渣男而且黄少天的同事——他的大学同学喻文州暗恋黄少天的时候吧。

他觉着,这俩人能成,而且可般配了。

再说了,他看黄少天对喻文州也不是一点意思都没有——虽然现在看来是好兄弟。

没事,可以慢慢来的嘛。张佳乐想着,物色起了新键盘,一旁孙哲平敲了敲他脑袋,问他出了啥事。

“没事,就是咱又快多一对儿情侣朋友了。” 张佳乐头也没从手机上抬一下,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两眼泛着光,转头对孙哲平说:“大孙 ,我晚上跟黄少天出去吃火锅,带着你吧。”

“成啊,我买单。” 孙哲平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爽快!”张佳乐在孙哲平脸颊上飞快地亲了一口,被后者反过来咬了嘴唇。

“那必须的。” 孙哲平笑嘻嘻地说。

tbc.

————————————————————
大孙当然是攻(推眼镜
下集预告:
SOS!我基友叫我出来吃火锅带着他男朋友,我要怎么办!……哎这不是喻老师么!快过来一起坐,坐我旁边别动了!
我错了,这章好像有点短(:[___]虽然我好像一直都这个长度(顶锅盖逃走

一guò置顶

这是一条可以用来质问某过气黄姓写手的po
评论可以质问也可以唠嗑
长期有效

最近要赶作业没法码字辣……

是晴空万里的tagლ(´ڡ`ლ)

【喻黄】晴空万里(1)

*喻老师(语文)×黄老师(英语)
*本章的“男朋友”还不是喻,这是个在这个坑里连名字都没有的角色(因为我懒得起),而且后面都不会再出现了(应该)
*ooc预警

1

黄少天翻了翻早上给熊孩子们测的试卷,他这次找了张难度较大的卷子,看他们那样,这回估计不少人没及格。

他叹了口气,这帮小兔崽子最近很是膨胀,不就拿了个集体一等奖么,有必要吗?黄少天这么想着,嘴角却不自觉地有些上扬。

毕竟自己头一回当班主任——虽然是副的。

可当他打开手机的时候,他就笑不出来了。

备注一栏上赫然是死党张佳乐的名字,他发来几张照片,附带着一句“分了吧”。

黄少天不用点大图都看得出这两个人是谁。

那个稍微高些的男人是他男朋友,那照片里另一个人,想必是那个所谓的“老朋友”了。

黄少天顿时觉得自己头上绿油油,他其实早料到这位“老朋友”来者不善,却也没想到自己会被绿的那么快。

可他黄少天是什么人?荣耀高中英语科组最年轻的老师,有学历有才华有颜值,被绿?好啊,绿回去这种不道德的事情他做不出来,大不了分手,找个比他帅一万倍的新男朋友,让他妒忌去。

黄少天也懒得气,点开拨号输入男朋友……哦不,马上就是前男友了的某位不知名渣男的电话,对方一接起,他一句“分手吧。”就挂了电话。

然后顺手删掉了前男友所有的联系方式,还有相册里两人的所有合照。

再见吧,再也不见了。黄少天在心里默默地说。

“黄老师?”

“嗯?啊,喻老师。” 黄少天手忙脚乱地关掉手机往办公桌上扔。“怎么……”他没意识到自己手劲大了,手机不偏不倚地砸中了笔筒前的仙人球,而后者滚下了桌,正好扎在了黄少天放在膝盖上的手背上。

那句“怎么了” 的“了”还没出口,取而代之的是黄少天一声痛苦的嚎叫,他能意识到自己现在有多窘迫,本来就不大好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喻文州见了也担心,想都没想就徒手抓起了黄少天手背上的仙人球,结局是二人双双被扎。

好一个喻紫薇和黄紫薇。仙嬷嬷心道。

“黄老师,这仙人球我看还是放窗口吧。” 喻文州把仙人球放在了黄少天电脑左边的音响上。“放在这里太危险了。”

“是啊喻老师……不过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黄少天这才记起喻文州是突然跑过来的,而且他是班里的正班主任,怎么说算是他的半个上司,说不定有事呢。

“哦,对了。” 喻文州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下周就是校运会了,老师也要参加的,我提醒一下你。”

“哎,还真是,你不提我都忘了。” 黄少天一拍脑门儿,“谢谢哈。”

“没事。” 喻文州笑了笑。“没事的话我先回去备课了。”

“没事啦,去吧,拜拜。” 黄少天朝着他挥了挥手,喻文州这才离开了办公室。

喻文州前脚刚走,黄少天就又猛地拿起了手机,给张佳乐汇报情况。

“分了。”
“哟,他怎么说?”
“我打电话说的,说完就挂了,然后把所有联系方式删了。”
“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没想到还真是个渣男。”
“无所谓了,分都分了,我下一任肯定比他强。”
“那必须的啊。”

黄少天又放下手机,叹了口气,瞟了一眼挂钟,已经是下班时间了,熊孩子们都回宿舍了,他也该回家歇歇了。

还好没跟渣男同居,不然还要放他进来收拾东西。黄少天安慰着自己。

他也明白张佳乐看着有点大大咧咧,其实挺细心的,他也知道黄少天就算有预感,但真发生了心里还是会不好受。

晚些时候问张佳乐问他要不要明天晚上出来吃个火锅,他请,黄少天答应了。

此时喻文州正半躺在沙发上对着手机,聊天记录里对方发了一句“你的机会来了,黄少天分了,他前男友是个大渣男”。

备注是三个字。

张佳乐。

————————————————————
乐乐是助攻!
剧透一下鱼鱼和乐乐是大学同学,乐乐和天天是高中同学,天天不知道鱼鱼认识乐乐。
后面可能会有双花。

Tbc.

冲神和路雪:

马一个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喻黄】朝霞

*欢迎天天回家!
*私设喻黄两人公司经理(并没有怎么体现)
*文中对天色(应该不是你想的那个天色)的描写是因为我今天起得早拉开窗帘自己瞎写的……
*ooc预警(太久没写文生疏了好多……(非常短小)

黄少天因为出差回来累了,所以昨晚睡得早,喻文州后来回来一时疏忽了,忘了关窗帘,所以当喻文州在四点五十睁眼的时候,外面天还是黑的。

喻文州瞟了一眼钟,心说反正也快五点了,干脆就不睡回去了。看黄少天睡得挺香,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溜去洗手间洗漱时也不忘把灯开到最低的亮度。

他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天就稍亮了些,渐渐有些鸟儿开始啼叫,窗外天边泛着鱼肚白,渐变成浅浅的蓝色,云又带着点红,本是有些奇异的颜色搭配,此刻看起来却是相得益彰。

天色渐渐由浅蓝变为橘红,原本是红的云又转为紫。

黄少天的睡衣是圆领的,开的口子挺大,他一翻身,雪白的脖颈露出来一大块儿,喻文州不想弄醒他,只能为他掖了掖被角——还好今天空调的温度调得不高。

喻文州一直清醒着,手肘撑着脑袋侧躺着看着黄少天时不时的小动作,听着他迷迷糊糊时不经意吐出的梦呓,如果他蹬了被子,喻文州会再帮他盖好。

喻文州翻身看钟时正好碰上黄少天又翻了个身,他大概是做了个噩梦, 鬼使神差地找准了喻文州的位置,扑过去从背后抱住他,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喻文州的腰。

喻文州也不觉得奇怪,小心翼翼地将身子转回来,把人揽进怀里,心有灵犀地意识到他做了噩梦,安抚性地轻轻拍着他背,看见他额前的碎发湿漉漉的,抽了几张纸巾给他擦汗。

快六点的时候黄少天醒了,意识到自己被喻文州抱着,美滋滋地往喻文州肩膀上靠了靠,双手绕过他腰来到他脊梁,轻轻地往自己身上又拢了拢。

“醒了?” 喻文州轻声问道。

“嗯。” 黄少天迎着朝霞点了点头,他不知道,室内的光线愈加充足,金黄的阳光打在他身上,也打在喻文州身上,愣是在空调房里支起了一角。

“刚刚是不是做噩梦了?”喻文州又问道。

“是啊。” 黄少天说着,没等对方再发问,接着说:“梦到喻文州丢下我跟亲亲自己一个人跑了,还不回来了。”

“少天,你知道梦和现实是相反的。” 喻文州揉了揉他头顶柔软的发,“我不会丢下你跟亲亲,也不可能不回家。”

“我知道啊,所以我梦里的喻文州应该是假喻文州。” 黄少天说着,捏了捏喻文州的脸。“我眼前这个才是真喻文州。”

“嗯。”喻文州由着他蹂躏自己的脸,谁让这人是他放心尖儿上疼着的呢,生怕他逃走,又恐他讨厌自己,却没想到对方跟自己一样。

黄少天伸了个懒腰,扒着喻文州跟自己同款的情侣睡衣在他耳边道早安,收获了对方温柔的亲吻。

“早安。” 他说。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