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老黄桑

封面来自@有鹤栖
头像来自@porridge(是和粥老师约的头像)

是个懒鬼!
随缘更新 感谢喜欢

【喻黄/ABO】芝芝桃桃

*喻A×黄O,非职业选手设定现代pa

*从黄追喻到双向

*我真的超喜欢喝芝芝桃桃了哈哈哈

*ooc预警


黄少天,一名普通的男性青年,最近喜欢上了自己的房东兼室友喻文州。


本来他是不大情愿跟一个Alpha单独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但喻文州这个房子地段极佳,价格也合适,能叫的外卖数不胜数,出行也方便,他又是自己最铁的哥们郑轩的高中同学。


据郑轩说,喻文州人品极好,上学的时候就没被处过分,也没逃过课,看到同学被欺负了还会见义勇为,甚至没迟过到——当然,也没谈过恋爱。


“那他现在有对象嘛?” 黄少天在好奇心的怂恿下问道。“没。”郑轩耸耸肩。“怎么?有兴趣?”


“倒不是,这不是你叫我去人家那租房子住嘛,总要了解了解人情况。”黄少天说。“哎,你要真有兴趣也还行,我还能帮着撮合撮合你俩。”郑轩打趣道。“这不正好看见你在找房子,喻文州又想找室友嘛。”


“你在哪儿看到人家说想找室友了?”黄少天问。


郑轩答道:“他朋友圈,说想找个人一起住,让大家要是有需要租房子的朋友的都帮他打个广告,你前天又跟我说想从叔叔阿姨家搬出来,这不,我就告诉你了嘛。”


“好吧,你看,我已经被你说动了。” 黄少天摊手。“喻文州知道了吗?”


“我刚问他,他说叫你明天早上十点左右去他家就可以了,地址发你手机里咯。” 郑轩晃了晃握着的手机。


“成,我先回了。” 黄少天站起身。“这么快?”郑轩有点惊讶,以往他跟黄少天出来玩都是黄少天玩得乐不思归,他强行扯着黄少天回家,今天黄少天怎么转性了?


“回去整理东西,为了感谢你,今天我买单好吧。” 黄少天冲他眨眨眼睛,叫住一旁的服务生。“你好,这边买单,再上十个抹茶芭菲给这位先生。”他回头看了一眼早已吃饱喝足的郑轩,后者脸上俨然写着四个大字:压力山大。


黄少天回过头,说:“麻烦打包,谢谢啦。”


—————————————————————————


第二天十点,黄少天如约出现在了喻文州家的门口。


他刚抬起手准备按门铃,门就开了。


一个穿着简约整齐,戴着眼镜,看起来就斯斯文文的男人背着光站在黄少天面前。


“你好,请问是喻文州先生吗?我是黄少天。” 他先伸出了手。


“你好,少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文州。” 喻文州握了握眼前的手。“请进吧。”


两人面对着坐在沙发上,喝着喻文州泡的红茶。


“对了,文州,你应该知道我是Omega吧?” 黄少天问。“郑轩跟我说过了。”喻文州抿了口茶。


“你不介意吗?” 黄少天试探着问。


“如果我介意的话,你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 喻文州放下了茶。“少天,不要想太多,只要你觉得没问题,我就没问题。”


黄少天点点头。


就这样,他在喻文州家里住下了,定期交房租的那种。


回到故事开头留下的问题,黄少天为什么喜欢喻文州?


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毕竟他一直秉承着“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这一原则。


大概是因为喻文州对自己挺好的,但是听郑轩说他对他身边的所有人都很好。


但以黄少天的性子,与其等喻文州喜欢自己,不如自己直白点,表现得稍微明显点。


自己会恰好点起床,在喻文州起床的十分钟前起来,洗漱,换衣服,然后去厨房热两份牛奶,给自己和他。


自己点外卖的时候会顺便帮喻文州点一份,这时喻文州会笑笑,拿起账单看了一会儿再拿起手机,在屏幕上划拉两下,黄少天的手机就会提醒他来了个微信红包。


在那之后过了几个星期,黄少天有次出去散步回来发现家里有股饭菜的香味,往厨房一瞟,发现是喻文州在做饭。


“抱歉,少天,瞒了你那么久,其实我会做饭。” 他笑了笑,黄少天觉得他笑得格外好看。“没关系。”他看着那背影有点出神。


有一天他回来没看见喻文州,但家里飘着一股淡淡的芝士味。


“文州?你买披萨了吗?” 没有人应答。


黄少天咬了咬牙,往喻文州的卧室走去。


芝士的味道更浓了,他闻着居然有点难受。


他感觉到自己的反应变得迟钝了些,但依旧在浓郁的芝士味中闻到了一丝桃子味。


不太妙。


这是他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


他曾经总吐槽自己的信息素太甜了,闻着难受。


可是现在他闻着难受的芝士味和桃子味混在一起了,他又觉得好像蛮好闻。


但他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腿软了。


他走到喻文州卧室门外,用手肘稍稍抵着墙。“文州?” 这次他听到了喻文州的声音,他回答了他,只是声音轻得让人听不真切。


“不要进来。”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说。


前者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用自己能做到的最快的速度跑到书房找到了药箱,先找到Omega专用的抑制剂给自己扎了一针,又拿了一管Alpha专用的,准备给喻文州用。


他深吸一口气,又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喻文州房门外,咬着牙打开了门。


然后他被芝士味呛到了。


喻文州在易感期,信息素飘了一屋子,如果他忘了给自己打那管抑制剂,那他也就完了。


空气中芝士的味道因为打开的门稍微散了些,黄少天把靠墙坐在地上的喻文州搬到床上,开了空调。


“我没想到哎,文州你的信息素居然是芝士味的。” 说罢,从口袋里掏出那管抑制剂。


“谢谢你,少天,辛苦了。” 喻文州强撑着扯起嘴角冲他笑,黄少天再次被击中,但他的理智不允许他在这时傻笑,于是他把那管抑制剂上的针头对准了喻文州的上臂。


喻文州看到了,黄少天布满汗的额头和脸,和被汗浸透了的T恤。


他其实早就发现了黄少天喜欢他的事实,只是没有明说,他知道当时自己不喜欢他这事多多少少会影响他的情绪。


但他也清楚,自己的心意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


黄少天点外卖的时候会给他点一份,吃他做的饭时会一边吃一边夸,他的杯子总会在自己起床前不久被倒满温度刚好的牛奶。


喻文州为什么知道最后一点?有天他把闹钟调早了五分钟,起来洗漱后出去看到黄少天正忙着热牛奶,自己轻手轻脚地走到客厅坐着,黄少天并没有发现。


再然后,他看到黄少天用防烫手套捧着一瓶牛奶,倒进自己的杯子里,舒了一口气,转头对上自己眼睛时吓得往后退了半步。


“文……文州你醒了啊,我在给咱热牛奶呢哈哈哈哈。” 黄少天眼神不自然地飘忽,揉着自己蓬松的头发。


“谢谢你,少天。” 喻文州半眯着的眼睛似乎在透露着他此刻的开心。


虽然他早就猜到了是黄少天给他热的牛奶了,不然他就要怀疑家里闹鬼了。


现在他发现,自己也有点喜欢黄少天。


好吧,貌似不止一点。


他同样秉承着“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的原则。


“少天。” 喻文州的声音在长时间未饮水且持续发热的情况下变得沙哑。“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嗯?什么?” 黄少天本来在发呆,喻文州突然开口让他回了神,但他没听清楚喻文州在说什么。


没等到自己再说一遍,喻文州昏睡了过去。


—————————————————————————


一周后黄少天和郑轩坐在某茶的店里,前者向后者倾诉了自己上周的经历。


“我觉得喻文州这是知道你对他有意思了啊。” 郑轩托着腮。“谁知道呢。”黄少天笑了笑,感觉到自己这笑得好像有点像喻文州。


面前突然多了一杯芝芝桃桃,而握着那杯芝芝桃桃的手异常熟悉。


他抬起头,对上喻文州的眼睛。


里面只有他。


还是他这样笑起来比较好看。黄少天想。  


Fin.

今天喝芝芝桃桃时的脑洞产物,自己感觉写的不咋地,但是还是想发(被打)。


去天文馆 用天文望远镜看了月亮

不知不觉貌似算是三党预备役了
时间过得好快 我用lof也已经快两年了 也好久没更新了=(:з」∠)_

个人感觉沐橙这个的香味儿还挺可爱的( ͡° ͜ʖ ͡°)
没有找到其他人的,枯了

【喻黄】滚烫的究竟是什么

*有蜜汁老夫老夫气息的短打小甜饼

*非原著向,在一起后同居设定

*ooc预警

四月,偶尔会下雨,天气在转热。

黄少天把手从窗口伸出去探了探,天上乌云密布,果然有小雨。

他拿着伞出了门,在晃悠到小区门口时看到了在门口报刊亭买报纸的喻文州。

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有着小帅哥的脸和老干部的爱好,总左手捧着一壶红枣枸杞茶,右手攥着报,鼻梁上架着的眼镜会在喝茶时蒙上一层白,笑起来的时候温温柔柔的。

“少天,春捂秋冻。”他总是在天气尚凉时的早春这么跟穿着短袖短裤的黄少天说,然后转身走进卧室,把黄少天的外套拿出来给他披上。

黄少天假装只是路过时偶遇喻文州,悄悄走到他身后,轻轻拍了拍他肩膀,待他回头又把自己的脑袋偏向另一边——可喻文州太了解他,总能成功地把头转向黄少天所在的那一边。

“嘿。”他像往常一样,挠了挠着睡乱的头发,冲他笑了笑。

“怎么带了伞还不打?” 喻文州正接过报刊亭老板递过的报纸。

“懒得拿了,我帮你拿报纸,你给我俩撑伞吧。”黄少天说着就把自己手上的伞转移到了喻文州手里,又抢过了后者手中的报纸。

喻文州什么也没说,只是撑开了伞,罩在两人头顶,伞柄稍稍往黄少天那边倾。

雨下得大了些,雨点打在伞面上嘀嗒嘀嗒地响。

“还好我机智,出来前把衣服收了。” 黄少天朝着喻文州眨了眨眼,亮晶晶的眼睛里透着三个字:快夸我。

“嗯,很有先见之明。” 喻文州赞许地点点头,嘴角往上扬了些。“今晚想吃什么?”

“火锅!” 黄少天答得迅速。“我的虾滑肥牛血旺脑花鹅肠竹荪面筋肉丸一定想我了。”

“我也很想你。”喻文州说。

是这样的:喻文州刚出差回来没多久就又投身于忙碌的工作中,每天早上八点就离开了家,晚上最早也要九点才能回来。

偏偏黄少天是个作家,本就不爱出门,朋友们也都要忙自己的事情,于是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待在家里敲字。以往喻文州在工作日下班时间规律、周末正常休假时还能多陪他一会儿,现在他连周末都有可能要回去加班。

所以,喻文州想他是必然,他也很想喻文州,可他们的作息时间有点不一样。

喻文州上班时他还没起床,喻文州下班时他还在忙。

但他知道,喻文州上班前会在还在睡梦中的他的额上轻轻印下一吻, 在他耳边用近乎是气声的音量对他说:“晚上见,少天,我爱你。”

作为一个经常睡眠浅且有起床气的人,黄少天在这种情况下被弄得半梦半醒却一点也不生气。

喻文州下班回家时,不出意料他都还在敲字,听到开门声便会从书房里跑出来,躲在玄关,见到喻文州进门便扑上去在他脸上亲一口,伏在他耳边对他说:“辛苦啦”。

不出意料的话,喻文州这时会转过头来蹭蹭他的头发。如果他此时赤着脚,喻文州还会象征性地用手指敲敲他的额头以示生气,然后对他说:“乖,去穿鞋。”

黄少天只好无奈地把拖鞋穿好,然后轻轻叹口气,心里吐槽道我男朋友管我比我妈管我还严,脸上却笑着。

喻文州见他无端傻笑,便会走过来揉他头发,从背后抱住他,将脑袋搁在他肩膀上。

“你也辛苦啦。”他说。

然后黄少天会回到书房里继续填自己的坑,喻文州会去洗个澡,然后给黄少天热一杯牛奶。

“好了文州你都忙了一天了,快去睡觉吧,我也快睡了。” 黄少天边啜饮着热牛奶边说着,语气里是带着甜蜜的抱怨。

“等会儿吧,我还不困。” 喻文州答道,在他身边坐下——书房的电脑桌前永远放着两把椅子。

“好吧,那你看看这段写的怎么样?”黄少天用手指指着显示器中央的黑字。

“我看看。” 喻文州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眼镜戴上。“挺好的,但是有两个地方跟前面衔接不上。”

“那我改改……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前面写了啥?!” 黄少天大惊。

“我一直都是你的小粉丝啊。” 喻文州偏过头,一手撑着腮帮子,嘴角是忍笑的弧度。

“你之前都没和我说过哎。” 黄少天撇撇嘴,却被喻文州的手把下垂的弧度抹成了上扬的。

“所以我现在告诉你了,夜雨声烦大大。” 喻文州点点他的脑袋。“文笔很不错。”

这迷之被公开处刑的感觉有点奇妙。黄少天想着,把喻文州推进了卧室,监督他盖上被子关掉灯,却不想自己关掉电脑后回到房里还看见了发着光的床头灯。

他又偏头看了看钟,凌晨三点。

喻文州的眼睛闭着,呼吸平稳,看来睡得很熟。

黄少天轻手轻脚地上了床,盖好被子后关掉了床头灯,心说明天一定要比喻文州早起,然后问他为什么不仅不乖乖睡觉还要爬起来给自己开灯。

正当他在脑袋里做小计划时,喻文州翻了个身,本能地把他搂进怀里,让他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还没睡着?” 黄少天诧异地问。“刚刚在装睡,是吗?”

“是的,对不起。” 喻文州答道。“没抱着你有点睡不着。”

“……你也太会撩了。” 黄少天把手肘搭在他肩上。

“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喻文州又握住他的手,把他整个人除了脑袋以外的所有部分裹在被子里。

黄少天只记得喻文州的怀里尤其暖和,他的心脏在他耳边跳动,他的手是滚烫的。

“少天?在想什么?” 喻文州问他。

黄少天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刚刚发呆发了好久,他们俩已经走到家楼下的屋檐下了,喻文州已经把伞收好了。

“没什么,就是,” 他顿了顿,抱紧了喻文州。“我也好想你。”

他感觉到喻文州的手抚上他的背,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几乎要把人灼伤的温度。

明明喻文州的手一直都不怎么热,滚烫的只是他们对对方炙热的爱意。

Fin.

春天到啦。

感觉这篇还是写的乱七八糟的orz。

最近在偷偷写个也许会是中短篇的喻黄
不资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orz

【喻黄】偷心贼的胜利(下)

*(上)
* @终鱼s🐧🍃 点的娱乐圈pa(是的我从去年八月拖到了现在
*看起来发展非常迅速(文章本体)其实也有一段时间了(文章时间背景(我在瞎扯)
*ooc预警!另,因为我没有接触过这一题材,如果有错误的地方请见谅

拍摄的日子过得不快不慢。

空闲时他们经常一起聊天,在酒店看电影,吃饭,喝咖啡,有时一起去海边吹着带咸味儿的风,在大排档喝啤酒吃烤串,情侣会做的事情他们都做了,可他们自己却像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似的。

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跟刚认识没多久的人发展到现在这样,也装作不知道自己心里对对方产生了与友情不一样的情感。

直到有一天, 喻文州接到了自己老板不寻常的电话。

“文州,你跟你们黄导什么情况?”

“嗯?”

“先别担心,公司会处理。”

喻文州自己也不明所以,又想了想老板那句“先别担心”,几秒钟后像是突然意识了什么,打开了微博。

热搜第一:黄少天 喻文州

他点进去一看,是几张他跟黄少天出入电影院、咖啡厅等地的照片,二人有说有笑,甚至还有张当初二人在大棚里靠得很近讲话的照片。

他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两位前辈:魏琛和方世镜。

这才多久呢,我居然又上了一次热搜第一。喻文州扶额。

喻文州从突如其来的一夜爆红到现在的继续红,不是没有道理。

有才华有颜值,没有黑历史,不喜欢他才怪呢。

可既然红了,便是要讨一些人的不喜欢甚至是针对了。

当然,喻文州并不怎么在意,但他却有点担心黄少天。

刚好这时黄少天给他打了电话,他手一滑差点没抓住。

“少天?” 他自己倒先开口了。

“是我,文州。” 电话那头的黄少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你看微博了吧?”

“嗯。” 喻文州回道。

“不要太在意,这组照片也不能说明什么,就说明我俩关系好呗。” 黄少天的语气似乎与平时无二。

喻文州突然想起来他之前无意间看到网上有人散播黄少天性取向的传闻,虽然黄少天喜欢同性这点是这样没错,但目前社会对同性恋者的接受程度也并没有我们所希望得那么高——这大概就是黄少天暂时还没有公开自己性取向的原因。

不过这不也是因为少天还没有对象嘛。喻文州又想。

“文州?” 对方见他迟未发话,开口问道。

“我在。” 喻文州回了神。“少天,你有想过公开性取向吗?”

“想过啊。” 黄少天不以为然。“不过一直没这么做。”

“是因为社会环境吗?” 喻文州又问。

“嗯。” 黄少天撇了撇嘴,怎么突然聊起来这个。

喻文州说:“你还记得魏前辈和方前辈吧?”

“当然记得啊,怎么可能忘记,不过他俩老人家现在不是已经在山里边过舒心小日子了嘛。”黄少天话里带着点小小的羡慕。“我也想跟我以后的男朋友一起过这种没有狗仔追着拍的生活。”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啥?”

—————————————————————————

刚挂断电话,喻文州就意识到了自己貌似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不知道是自己的水瓶脑使然还是什么别的不可抗力,他在电话里问黄少天觉得他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这算不算变相表白了?喻文州再次扶额。

他必须承认自己对黄少天确实有点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感觉,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是确实是有点喜欢了。

为什么会发展得这么迅速?他答不上来。

黄少天也一样。

在听到喻文州的那句“你觉得我怎么样?”从手机听筒里传来时,他眼睛刚好对上了卧室的全身镜。

他看到了自己突然红起来的脸。

怎么回事!!!明明自己也觉得自己跟喻文州只是好朋友!!!虽然自己有点喜欢他但是黄少天你怎么回事!!!他在通话结束后对着镜子用口型无声地批评自己。

可是,这是不是说明喻文州也对他有点感觉?黄少天用手机蒙住脸,却不料屏幕还是亮着的,也还停留在拨号界面,鼻尖触到了备注为“喻文州”的通话记录,听筒响起了“嘟——嘟——”的声音。

“靠靠靠靠靠!!!”黄少天正准备把电话挂掉,然后发信息告诉喻文州自己不小心点错了,后者却接起了电话,他自己的手指还碰到了免提。

“少天?”那人的声音毫无波澜,好像上一通电话无事发生。

而只有喻文州自己知道,他摁下接听键之前做了多大的心理准备。

坦白说,他是怕黄少天会因为他突如其来还看起来一点都不认真的告白而疏远他。

他也不得不承认他不想失去黄少天。

“呃……其实这是个意外,我刚刚不小心点到的。”既然都这样了,不说点什么也不行。“可能我待会说的话会很突兀,很奇怪,但是这都是真的。”

“嗯,少天,说吧。” 我一定好好听着。

“在你问我觉得你怎么样的那几秒,我想了很多事情。”黄少天一面攥紧了拳头一面在心里吐槽自己,初中当着全校在国旗下讲话都没这么紧张。“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很适合演那个音乐人角色,后来跟你熟悉了,觉得你人也很温柔很贴心,作的歌好听演技又好,长得也好看,对我又很好,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办法面对自己心里对你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我自己也觉得你对我的感情还停留在朋友吧,但我确实,有点喜欢你。”

说出来这些话像是用光了他的力气,黄少天捧着手机倒在柔软的地毯上。

“那么,少天,我首先要跟你道歉。”喻文州看不见自己听到这席话后上扬的嘴角。“那句话是我的水瓶脑一时发作才说出来的。”

黄少天心里一紧。

“但是,如果没有我的水瓶脑,我可能永远也问不出来那句话。” 喻文州像是感受到了电话那头人呼吸的一窒,声音无意中带了些安抚性。“所以,少天,我确实也有点喜欢你。”

“那跟我一样嘛。” 黄少天松了口气。“我们打平了。”

“嗯。” 喻文州脸上笑意又深了些。“所以少天愿不愿意给自己和我一点时间和一个机会?”

“看你表现吧。” 黄少天讲这话时尾音微微上扬,全身镜中自己的眼睛里闪着对未来的期待的光。

喻文州已经明白,他这位偷心贼的胜利就在不远的前方。

Fin.
依旧是写得乱七八糟的一篇,我以后写没接触过的paro前一定会先认认真真做功课的(低头)。
专业性的错误和ooc估摸着有一大堆,我会好好检讨的(低头)。

【喻黄】早恋是个混蛋的词

*题目改编自黄磊老师原话(然而题文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联)
*有一点点郑徐,就不占郑徐tag了
*是喻黄对少年时期的回忆,是糖,是一个发展有点慢的故事,仍然是双向暗恋
*设定:喻黄二人中学同学设定,非原著向
*ooc预警

“你在学生时代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黄少天看着屏幕上的黑色加粗字体挑了挑眉。

“有啊,到现在都喜欢他。” 他自言自语着。

他关掉这个网页,打开了另一个。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属于自己与某个人的对话框里多了一行字。

—————————————————————————

黄少天不喜欢下雨天。

到处都湿漉漉的,地上是一个又一个的小水坑,他小时候喜欢跳,现在却是避之不及。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看到喻文州走在前面,他甚至不敢去跟他打招呼。

月考的成绩出来了,还放了块小红榜。他又是只有数学单科一枝独秀,年级单排一个金灿灿的“1” ,而其他科目都是五百开外,本来就不好的英语这次掉得更厉害,居然只有三十多分。

天天心里苦,偏偏他喜欢的人是年级第一。

你也许猜到了,他喜欢的人就是那个他不敢打招呼的喻文州。

然而据他所知,喻文州并不认识他,只是知道有他这个人。他其实也不怎么了解喻文州,但就是稀里糊涂地喜欢他,喜欢他打篮球时紧绷的肌肉,喜欢他弹钢琴时修长的手指,喜欢他微笑的样子,还喜欢他的成绩。

光是想着他心情就会变好,好像讨厌的天气也没这么讨厌了。

他想起了那块小红榜,上面有年级总排前五百和各单科前五的名字,喻文州的名字在前五百的第一个,他的在最后一个;单科总排喻文州除了数学以外每科都是第一,数学第一是黄少天,正好超过他一分。

他居然有那么点希望喻文州能通过这块小红榜想起他,找到他,告诉他,他有朝一日会超过他数学单科的分数。

—————————————————————————

喻文州也不喜欢下雨天。

但是他喜欢那个在某个下雨天跟在他后面的人。

是的,他知道那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在哪个班,月考排多少名,还是数学单科第一,但他不敢回头,不敢跟他打招呼。

因为据他所知,那个人应该不记得他,更别提什么喜不喜欢的了。

喻文州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在某个周一的升旗仪式。

教导主任一脸严肃地宣布了本次奥赛的获奖名单,黄少天,全国金奖,还是G市第一。

然后喻文州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同样是全国金奖,他是第二。

他从队伍中走出来时看见一个反穿校服的人从校门口冲上升旗台,身边的同学愣了一秒,突然“噗嗤”地出了声,随后立刻止住。

“噗。”喻文州没忍住,那件反穿的校服后面写着四个大字:嘤雄不朽。

他看见黄少天挠着乱糟糟的头发,笑嘻嘻地向教导主任道歉,丝毫不在意自己形象的崩坏,成功成为了荣耀中学数学学霸的代言人。

“哇,这还是人生头一回。”他听见黄少天小声嘀咕着。

我也是呢。喻文州没有说出声。

—————————————————————————

黄少天经常会想,喻文州所有科目都这么厉害,自己又那么喜欢他,应该好好学习学习人家才是。

可他就是背不进书,记不住单词,作文也只会写流水账。

他又想起了他第一回遇到喻文州的那天,是个晴天。

两人捧着红色的小本本拍了张合照,他现在觉得很可惜,因为那上面写的几个大字不是“结婚证,而是“获奖证书”。

他笑起来真好看。当时的他这么想,现在的他依旧这么想。

黄少天很后悔,那天的自己为什么要迟到,为什么要熬夜打游戏,为什么不收拾收拾自己顶着个鸡窝头和反穿的校服就出门。

那件校服上还有郑轩趁他上课睡觉时写的“嘤雄不朽”。

人生太艰难了。黄少天摸了摸沉重的脑袋。

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他喜欢喻文州半年了。

而喻文州可能忘了他。

—————————————————————————

喻文州偶尔会想,自己每科都是第一,总排名也是第一,为什么数学总是会被黄少天超过一分。

是天意吗?喻文州托腮。

有点想超过他,但比“超过黄少天的数学” 这个念头烧得更炽热的是“辅导黄少天的其他科目”。

他希望时间能倒流到他们举着小红本本拍照的那天,尽管那本小红本本是获奖证书。

可黄少天或许已经把他这个人忘了。

他们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过。

颁奖典礼那次是一见钟情吗?二人的答案比他们数学答题卡上的答案还相似:我想是的。

—————————————————————————

“早恋是个混蛋的词。”黄少天刷朋友圈时突然看到了这句话,发出来的人是郑轩。

“咋了老铁。” 黄少天小窗敲他。

“没咋。”尽管正在打字的郑轩隔着屏幕,可黄少天还是感觉到了基友的不对劲。

“跟隔壁班小徐同学有关是不?吵架了?” 以二人的友谊值,黄少天觉得自己可以这么说话。

忘了说,郑轩有对象,是隔壁班的徐景熙。

“是,不是。”

“到底怎么了?” 黄少天皱起眉头。

“我跟景熙的事情被我爸妈知道了。” 郑轩回道。

黄少天好久没回话。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喜欢喻文州这件事,对二人和二人的家庭意味着什么。

社会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貌似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高,尤其是老一辈。

他眼睛突然有点发红。

郑轩见原本话很多的黄少天半天没回话,以为自己要被长篇大论轰炸,等了十分钟,对方还是显示“正在输入中……” 。

“?” 他发了个问号。

“没什么。” 黄少天回得很快。

“你别想太多,我爸妈没说啥,他们本来以为我会孤独终老的来着?” 郑轩发来一段话。“他们对我跟男生谈恋爱这事儿没什么想法,就说要待人家好,不要辜负人家,虽然年龄不大,但你说吧感情这事儿说来就来了,只要对方也喜欢我,他们觉得很正常。”

愣是比黄少天打的字还多。

黄少天顿了顿,他记得爸爸妈妈有个朋友就是同性恋,现在在美国生活,有稳定伴侣,十多年前举行婚礼爸爸妈妈还带着他去了。

那位叔叔当时脸上的笑容有多灿烂,他身边伴侣看着他的眼神有多幸福,他父母的祝福有多诚挚,他到现在还记得。

他突然有点庆幸自己是黄少天。

“谢了老铁,下了。” 他回。

“???” 郑轩一脸懵逼。

还没在一起,甚至没讲过话,就想着出柜的事情了。

—————————————————————————

喻文州手上转着笔,脑袋里在回放历史知识点。

父母常年在国外工作,请的阿姨今天要回家处理家事,原本安静的家更安静了。

他翻开书,却又怎么也看不进去。

他抬头看见一张贴在书架上的照片,上面是一家三口的合照,大概是因为时间的流逝微微泛着黄。

喻文州的父母已经两年没有回来过了,虽然存在于社交软件上和银行卡里的关心并不少,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空落落的。

他又翻开一本笔记本,里面夹着一张有两个人捧着红色小本本的照片。

那是他和黄少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天天气很好,黄少天的造型也挺不错的,虽然乱得很,但当时的喻文州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发光。

他翘起嘴角,合上笔记本,关掉了台灯。

凌晨三点。

—————————————————————————

“哎哎,听说了吗,喻文州大佬这几天都没来学校。”

“知道知道,我朋友说是住院了。”

“别吧这么严重?”

本来昏昏欲睡的黄少天猛地睁大了眼睛。

现在是早上第二节课,是他最擅长的数学课。

身边的同桌和后桌两个同学在聊天,他没有加入,只是听着。

“唉,不知道,我女朋友说在三院,要不咱去看看大学霸?”

“……大学霸能认识咱?”

“那就只能祈祷他赶紧康复咯。”

得,就算大学霸不认识我也得去。 黄少天暗戳戳地想。

第四节课是体育课,黄少天打算自由活动的时候开溜,毕竟下了课就是午休了。

他叼着公交卡,绕到学校后门,从墙脚下的洞口钻了出去。

OK,一切都很顺利,天哥牛逼。

公交站就在不远处,他跑了过去。

—————————————————————————

喻文州半躺在床上,嘴里嚼着苹果,看着肥皂剧。

他看到门外有个人影,熟悉又陌生,似乎是个会让他意外的人。

“叩叩。” 人影敲了敲门。

“请进。” 喻文州有种莫名的期待。

来人是黄少天,跟他第一次见到他一样,顶着鸡窝头,穿着那件写着“嘤雄不朽”的校服,只是这次没穿反。

“喻文州你好我叫黄少天跟你同级在你隔壁班上次月考数学比你高一分去年奥赛比你高一名我虽然话很多但是人超级好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我!”黄少天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又是跑着上楼的,不由得喘了几下气。

“噗。” 他又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喻文州式的微笑,只是这次他笑的弧度有点大。

“当然。”

—————————————————————————

“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我们注定要发生点什么。” 那人回道。

“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也是最后一个。”

“那真巧。”他按下发送键,“我也是。”

Fin.
写这篇的时候想了很多东西,自我感觉是最近写的比较好的一篇。
希望大家都能像咱cp一样幸运。
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喻黄】理由

*下周就期末了,更新攒人品(buni
*是因为以前的文里面好像总会cue天天不吃秋葵的梗所以特意写了这篇
*ooc+短小预警

大概是还在青训营的时候,喻文州发现黄少天不喜欢吃秋葵。

当时他俩关系还不怎么样,喻文州坐在离黄少天挺远的位置上,但抬眼就能看见那个意气风发的小少年。

久而久之,他养成了边吃饭边观察黄少天的习惯。这种习惯出于一种奇怪的感情,是喻文州想了解他,不止是了解荣耀中的他,还有生活中的他。

现在想想都会觉得奇怪,有时候我们就是会在不经意间去注意一些小事,在喻文州这儿就是黄少天在饮食上的癖好。

当时他对所谓的“喜欢” 也没个清晰的认识,结果过了几年发现自己真的喜欢黄少天,而黄少天刚好也喜欢他……

咳咳,让我们回到正题。

阳光明媚的一天,食堂里的秋葵炒虾仁闪闪发光。

当然, 在黄少天眼里,这是一道不存在的菜。

于是当同期的某位小朋友看见黄少天把盛着除了那道秋葵炒虾仁以外的所有菜的餐盘放在桌上时,不解地问:“黄少天,你为什么不吃秋葵炒虾仁呀?”

喻文州恰巧路过,也就听到了这句话。当然,他只是眨了眨眼睛便像无事发生似的(对他来说确实没什么事)溜了。

“因为我不喜欢吃秋葵。” 他听到黄少天这么说。

他无数次听到差不多的话,因为不知怎的,有段时间食堂每天都做了有秋葵的菜,而黄少天每天都不会打那道菜,这就导致了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人来问黄少天为什么他不吃秋葵,而他总是耐心地回答道:“因为我不喜欢吃秋葵。”

喻文州挑眉,整个蓝雨也就只有他没问过这个问题了。

后来他俩谈恋爱了,有回盖被子纯聊天的时候聊到这个,黄少天撇了撇嘴,回道:“大概是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抵触吧……我自己都没搞懂是为什么。”

喻文州揉了揉他头发。“那应该就像我喜欢吃白斩鸡一样吧,就是没理由的喜欢。”

黄少天单手撑起脑袋,在黑暗中看着喻文州的眼睛,后者寻着他的目光找来,也看着他。

“我觉得喜欢不需要理由。” 黄少天说。

“嗯。” 他看见喻文州点了点头。“那你喜欢我也是吗?”

“呃,” 黄少天被噎了一下,想起来自己年少不懂事的时候跟喻文州的关系并不好,长大了喜欢人家的时候追悔莫及,所幸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这个……”

“我觉得我明白的。” 他看见喻文州上扬的嘴角。“你喜欢我只是因为你喜欢我,对吗?”

“可以这么说吧……” 黄少天躺下来,把头枕在他手臂上。“所以你喜欢我也是因为你喜欢我,对吧?”

“嗯,但我想这或许也算是个理由。”喻文州答道。

Fin.
祝大家都能跟喜欢的人互相喜欢呀。